首頁 / 新聞 / 正文

死人“被貸款”,村鎮銀行別成私人金庫

fdTrytNxC

一家之言

村鎮銀行有服務三農、小微的良好初衷,但經營上的粗放管理不僅與初衷背道而馳,更給一地的金融穩定埋下巨大隱患。

村民去世后,竟然從銀行“貸了款”,這是發生在河北晉州恒升村鎮銀行的咄咄怪事。此事東窗事發,源于大股東浙江甌海農村商業銀行對其進行的合規調查。調查結果令人震驚:2015年9月至2018年6月,恒升銀行股東趙良“指使和言語脅迫銀行人員,對銀行外部提供貸款資料不進行任何審查、入戶調查,編造貸款調查報告,制作貸款手續進行審批發放貸款”,涉嫌騙貸17114筆,共計26億元。

銀行股東與高管沆瀣一氣,貸款審核各個環節全面失守,偽造村民身份資料放貸,代為取款也不用任何證件,少則幾十萬、多則一百余萬,直接用編織袋裝走……如此場景出現于基層村鎮銀行,簡直匪夷所思。這顯然已經涉嫌職務侵占、偽造身份證件、非法放貸等多項刑事犯罪。晉州市檢察院已對本案中28名被告人提起公訴,等待他們的必將是法律的嚴懲。

值得我們深思的是,村鎮銀行何以成了股東和高管們的私人金庫?套用“老鼠倉”的說法,這或許該叫“老鼠貸”。通過虛假資料套出銀行資金歸個人使用,貸新貸還舊貸,騰挪出數億元自己買房置業,生生地在銀行內部建立了一座“龐氏大廈”——這種簡單粗暴的騙貸能夠持續三年之久,實在讓人難以置信。在這樣的混亂局面中,儲戶資金安全和銀行管理秩序如何得到安全保障?

數據顯示,自2006年原銀監會調整放寬農村地區銀行業準入政策以來,到2017年末,村鎮銀行數量已經超過1600家。建立村鎮銀行,是解決我國農村地區銀行業金融機構覆蓋率低、金融供給不足、競爭不充分、金融服務缺位等問題的創新之舉,有效填補了農村地區金融服務的空白,增加了農村地區的金融支持力度。

但村鎮銀行在發展中存在的問題,我們也必須正視。晉州恒升銀行的案例,是一只非常值得解剖的麻雀,集中體現了村鎮銀行存在的經營不合規問題。某些村鎮銀行,定位可能出現了偏差,并沒有真正面向三農、面向小微;更為重要的是,某些村鎮銀行,風險管理意識相對薄弱,技術手段相對落后,人員素質相對較差,風險防范能力不高。

此次“老鼠貸”事件,或許給村鎮銀行更高的不良貸款率,提供了一個值得揣摩的解讀視角。倘若“冒名貸款”之類亂象普遍存在,不良貸款率想不高恐怕都難。這不僅完全背離了設立村鎮銀行的初衷,更給當地社會埋下了嚴重的金融風險。

事實證明,某些村鎮銀行,并沒有建立起完善的法人治理結構和銀行組織體系。提高村鎮銀行風險防范能力,相關部門亟須予以更多關注,建立健全村鎮銀行內控制度和風險管理機制,促進其在合法合規的軌道上健康發展。

□舒圣祥(媒體人)


精密光亮管 http://jnfbdj.com/
今日要聞
安徽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闲来长沙麻将官网 李逵劈鱼龙企鹅技巧 甘肃快3基本走势图 山东体彩快乐扑克3走势图 股票大盘行情指数 广东麻将技巧十句口 白小姐四肖选一肖期准 五分彩平台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星鑫广西欢乐棋牌